百炼飞升录 虚眞

第四千四百二十章 第一枚令牌

www.hpcurve.com 百炼飞升录     秦凤鸣与方良,二人如果只是看相貌,任谁都会感觉好欺负。因为二人年岁实在太年轻。秦凤鸣不过是二十多岁年纪,而方良更是年轻,最多不过二十。

    近距离探查,方良体质特殊,四人看不出什么,可是秦凤鸣身上并没有什么沧桑气息。

    就算不能准确的探查骨龄,也能够知晓,他这名通神顶峰修士,年岁不会太大。如此两名修士,他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太过的忌惮存心。

    很是默契的是,秦凤鸣答应之后,好像失忆般的没有提什么双方签订契约之事。而四名修士似乎也是如此,只是口头确认了一番。

    “很好,你我两方联合,是一极好的双赢局面。下面我们相互认识一番……”

    双方看上去均都很是高兴,扈姓中年手指身旁三人,一一与秦凤鸣二人引荐了一番。

    当然,秦凤鸣与方良也自报了姓名。

    剩余三名修士,其中一人姓扈,另外两人却是姓丁。一番交谈,秦凤鸣也知晓,四人身上并没有什么传讯牌存在,不过四人在传送之前,身上已经被设置下来特殊神魂联系术咒。

    只要在一定范围,四人可以相互感应到大致位置。

    此种咒符,秦凤鸣倒也了解,不过这需要沟通修士识海神魂,一般修士是不愿如此做的。

    看来这四人是羌回族专门选出来此参加试炼之人,为了宗族发展,四名通神顶峰修士才付出如此大代价的。

    六人各自拿出一份天鹰殿交给的万岛海域海图 ,仔细辨识四周之后,并没有费什么气力,便在地图玉简之中查到六人所在位置。

    本来秦凤鸣与方良并没有打算使用地图,二人心神相连,且有传讯牌在身,故此根本不用准确的标注什么位置。可此时加入了四名其他修士,这就不得不让几人明确一下方位了。

    交换了一下传音符,六人一下分开,各自向着一处方位搜寻而去。

    经历过先前恐怖海兽之事,此刻的秦凤鸣与方良二人可谓是小心了很多。神识全放之下,只是将前行路线锁定,对于四周有无令牌,自然是法盘的事了。

    此处海域面积足有数千万里之广,令牌数量仅有四十九枚,就算进入万岛海域的修士有数千之众,可是要轻易就寻到令牌的几率也是不高。

    六人搜寻了身周区域数日之后,并无什么收获。

    略是相商之后,六人离开了这处区域。

    转眼间,一个月时间便自过去。不知是秦凤鸣六人运气极差,还是六人搜寻之时错过了。他们一直没有发现令牌存在。

    这一过程之中,虽然遇到了两头海兽,不过六人谁也没有去招惹,而是远远绕开了。

    与海兽争斗,没有在秦凤鸣既定目标之中。如无必要,他自然不愿上前。

    “秦道友,发现一枚令牌,不过是有主之物。不知抢还是不抢?”又过去了数日之后,方良的声音自传讯牌之上显现而出。

    “有主之物的令牌?抢,为什么不抢。只要没有出离万岛海域,就不算有主之物。通知扈道友四人,让其四人合围那手持令牌之人。”

    没有太过的迟疑,秦凤鸣很痛快的便确定了下来。

    数千修士进入这里,本就是为争抢而来。不管遇到何人,只要有令牌在身,他便可以心安理得的出*夺。

    信息传出,秦凤鸣身形一转,便向着方良所为方位飞去。

    既然是一同寻找,自然不能让羌回族四人闲着,故此没有迟疑,便让方良通知那四位修士,合力去围追那位急速而遁之人。

    人多好办事,当秦凤鸣不慌不忙抵达众人停身所在之时,事情已经解决。

    发现令牌,并携带令牌打算出离万岛海域的,是一位头发虚白的老者。修为只是一名通神后期之人。

    这名老者很是光棍,见到数名修士围困而至,他并未反抗,而是非常痛快的直接将那令牌拿出,送到了方良面前。

    他本意是想挑拨围拢而至的众人相互争抢,他好收渔翁之利。

    可见到众人相熟,并无上前争抢之意,老者已经明白,人家是组团来这万岛海域的。

    众人谁也没有去追那老者,而是看视向了方良手中的令牌。

    这一令牌并无什么出奇之处,只有成人巴掌长,通体紫黑,令牌很是古朴,上面有密密麻麻的细小灵纹雕刻。整个令牌之上有一层淡淡黑芒包裹,但其能量波动并不太过显露。

    如果放置在一处山脚嘎啦,有浓稠的灵气弥漫之地,想来就算是距离数十里远,也是很难发现这一令牌的。

    不过在法盘之上,这标注令牌的亮点却很是明亮。

    一看这一令牌就能够知晓,这令牌存在已经年头不少了。因为令牌之上有一股很是古朴沧桑的气息散发。

    秦凤鸣仔细看视,知晓炼制这一令牌之人,炼器造诣绝对不低。

    “这是我们得到的第一枚令牌,两位道友收起来就好。”看视一眼方良手中令牌,为首的扈姓老者并没有显露丝毫异样,冲秦凤鸣二人道。

    “我们有约,共同寻找四枚令牌,各取两枚,这只是第一枚,谁拿也没有什么,不过方某想来还是让一位道友携带,其不用再寻找其他令牌,只需在我们护卫当中守卫令牌就好。不知几位意下如何?”

    方良看视四人一眼,并没有与秦凤鸣协商,而略是思虑后直接开口道。

    听到方良之言,四名羌回族修士明显神情一震,没有想到面前这名看上去极为年轻的修士会如此说。

    看到令牌直接飞到一名丁姓修士面前,四人才反应过来。

    “也好,就让丁兄弟携带令牌,居于我等五人中间,如遇危险,立即发传音符通知。”没有太过迟疑,扈姓老者也点头同意了方良所言。

    虽然其表情平静,可是四人眼底深处,均都有一缕惊喜之意一闪即逝。

    看着方良如此安排言说,秦凤鸣没有丝毫动作打断,表情平静,并没有任何异议说出。

    收起令牌,秦凤鸣五人重新辨识了一下方位,再次身形一闪,各自向着一个方向飞遁而去。

    当场,只留下了那名收取令牌的丁姓修士。

    看着秦凤鸣与方良离去,消失在神识之中,手持令牌的丁姓修士脸上陡然显露出在了欢喜之意,似乎也有一丝讥讽存在笑容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