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炼飞升录 虚眞

第四千四百二十一章 出手上

www.hpcurve.com 百炼飞升录     万岛海域面积广大,随着时间慢慢过去,越来越多的修士开始向着海域中央位置而去。

    因为众人已经觉察到,那令牌存在的区域,在边缘出现的几率实在不高。

    既然天鹰殿打着让众多修士争抢令牌之心,那将令牌仿制在边缘,修士得到之后,会很快就出离海域,完成试炼。

    这可是与天鹰殿本意大为不符。

    而随着越来越多修士聚集向中心区域,争斗,不可避免的接连发生了。

    就在秦凤鸣六人成功得到第一枚令牌不久之后,距离他们仅有三百万里之远的另一处所在,正有三名修士争斗一起。

    三人均是老者,修为也均是通神顶峰。

    在三人不远处的一堆散乱毫无异样的碎石满布的山谷之中,有一枚令牌正在碎石缝隙之中。

    应该是这三名修士均都正好发现了这枚令牌,谁也没有抢先得手,故此协商无果后,这才大打出手。

    如果不是因为那名修士将秦凤鸣六人引离了寻找方位,他们如果还在原来方位搜寻,那么极有可能他们也会发现那枚令牌。

    那三名修士手段均都不凡,一时大肆争斗下,三人均都心惊,因为三人明白,三人谁也没有顷刻就将另外二人灭杀或是战败的能力。

    这三人因为一枚令牌争斗还有情可原,可此时在万岛海域纵深之地,更是有数处争斗根本就没有发现令牌存在,也在大肆争杀。

    那些大肆争斗的修士,可以说怀着一个目的,那即是多灭杀一人,那与自己争斗争夺令牌之人,就会减少一个。

    当然,这其中自然也有不少来此就是想大肆灭杀他人抢夺宝物之人存在。

    交出千万中品灵石才能得到一个参加试炼的机会,如果不能得到令牌,那千万灵石就算白白交出了。

    而如果能够灭杀掉其他修士,付出的灵石自然能够收回,且还能够大大赚一笔。如此之事,想来应该是大多数进入这里修士心中所想。

    秦凤鸣六人并未急切,虽然也想到了万岛海域靠近边缘所在出现令牌的机会不大,可六人谁也没有提出立即便向纵深而去。

    无他,因为六人均都知晓,就算他们搜查不到令牌,但那些得到令牌之人要想保有令牌,那就必须要急速向着外围而去。

    他只要守在一个方向上,未必不能再碰到其他得到令牌修士。

    而数千修士聚集在万岛海域中央区域,危险,自然也是极多。他们可不想去招引其他太多修士争抢刚刚得到的令牌。

    没有出乎秦凤鸣众人意料,仅仅过去了三个月时间,又是一枚令牌出现了。

    这一次,并不是一人,而是有多达五名修士出现在了秦凤鸣神识之中。

    不过当先而行的,却是只有一人。明显这名修士身上有一枚令牌,而其飞遁逃亡之时,被其他修士感应到了他身上的令牌,然后急追而来。

    身形激闪,秦凤鸣很快便站立到了那五名修士急速前行的正前方之上。隐身在了深邃的海水之中。

    “咦,不错,这一次竟然有两枚令牌出现。”神识扫视急速而至的五名修士,秦凤鸣猛然轻易一声,因为他发现在手中法盘之上,竟然有两个光点存在。

    这无异说明,此刻那五名急速而至的修士身上,有两枚令牌。

    秦凤鸣并未通知其他人,而神识锁定那当先而行的遁光,体内法力涌动,做出了出手准备。

    很快,一先四后五道遁光便到了秦凤鸣近前。

    数十道水箭乍然而现,迎着急速而至的那道遁光笼罩而去。

    面对乍然而现的道道庞大威能蕴含的水箭激射面前,急速而遁的修士身形噶然而止,面色阴沉之下,但并未显露出丝毫惊慌之意。

    身形停止同时,同样有数以百计的灰芒激闪而现,迎着乍现的道道水箭劈斩而去。

    那名修士并未就此停顿,在挥出百余计的灰芒之后,其身形一闪,便欲再次瞬移而出,从另外方向之上再次飞逃而去。

    但秦凤鸣既已出手,哪里还能够让其逃离。

    道道锋利威能蕴含的水箭激射而出,其身形也已经跃出了水面。一声并不是多么洪亮的轻嗤之声响彻,秦凤鸣凭空消失不见在了当场。

    区区一名通神修士,在他着意偷袭之下,他能够成功的几率,绝对能够超过七八成。就算不成功,他全力出手之下,也不可能让对方生离此地。

    水箭只是不过将对方阻拦,最大的杀招,自然是惊魂嘘攻击。

    秦凤鸣所料好像并不差,就在惊魂嘘秘术激发同时,本来那名修士打算再次瞬移而走的身躯,噶然停滞在了半空之中。

    身形闪烁,秦凤鸣同时出现在了那名修士身前十数丈处。

    噬魂爪闪烁而出,向着面现呆滞的修士猛然一抓而去。

    只要被噬魂爪笼罩在当中,秦凤鸣将有十成把握能够一举将那修士体内法力禁锢,精魂让其失去抵抗之力。

    一团红光乍起,五彩霞光包裹的巨大手掌直接便将那名修士笼罩在了其中。

    同时一股禁锢之力涌现,直接便席卷在了那修士身躯之上。

    可让秦凤鸣面色陡然一凝的是,一股恐怖难以压制的膨胀之力,猛然出现在了巨大手掌之中。

    “轰!~~”一声轰鸣,就在秦凤鸣心头一紧之时,猛然自他祭出的噬魂爪之中响彻而起。一股恐怖的能量冲击,同时展现而出。磅礴能量席卷,立即便将凝实成实体的噬魂爪笼罩在了当中。

    携带磅礴能量的噬魂爪,在恐怖能量爆炸之中并未坚持分毫,爆炸能量一涌,便立即如同沙雕遇到了暴风雨,顷刻消失不见了踪迹。

    爆炸能量席卷,向着乍然现身的秦凤鸣身躯席卷而至。

    “哼,想逃,做梦!”面对乍然展现的情形,秦凤鸣心中诧异不假,可他并未失了方寸。

    一声冷哼声中,其身形化为一道霞光激射而出。

    霞光闪现之中,一张通体银芒闪烁的巨大丝网,携带着恐怖的迫人心神的气息,一缕缕青芒闪烁间,猛然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银芒闪烁,巨大丝网刚一展现,立即便陡然消失不见。

    一声恐怖惊呼猛然自数百丈远处的虚空之中响起。一团血雾,猛然凭空显现在了半空中。一块块血肉如同被精确测量过一般,猛然出现在了空中。

    一团霞光闪现,一具小巧丹婴,出现在了血雾不远的半空之中。

    “交出令牌,饶你性命!”随着丹婴出现,一声淡然话语也出现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