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炼飞升录 虚眞

第四千四百二十五章 恐怖黄芒

www.hpcurve.com 百炼飞升录     前有三名修士借助法阵之力拦截,后有七名修士堵截而至,被逼停的羌回族四名修士,面色极其的难看。

    眼看胜利便在眼前,但不得不面对十名修士的围困,这其中的失落,可想而知。

    “扈兄,这一次怕是我们最后一次在万岛海域争斗了,族兄手中的后手也该祭出了,否则你我将有陨落之险。”面对面前境况,一名丁姓修士看视为首的扈姓老者一眼,口中暗自传音道。

    后手,当然有,那是羌回族的几位老祖专门交给他,用在最为关键之时的。

    这一次,他们羌回族目标其实只要一枚令牌,但如果他们能够得到两枚,并将之带出万岛海域,无疑会给他们羌回族极大好处。

    就算拿出一枚拍卖,也足可兑换到大量珍惜之物或是灵石。

    足可弥补族中花费四千万灵石,让他们参加这一次试炼了。

    当然,最为主要的,他们多得到一枚令牌,那四人回到族中的赏赐,将会是更多,在老祖全力出手相帮下,他们四人进阶玄灵的几率会更大。

    进阶玄阶,可以说是他们此刻最为着紧之事。

    因为四人下一次天劫是否能够渡过,谁都没有把握。故此他们才在族中数十位通神顶峰修士之中,争夺到了这一次试炼机会,拼力完成族中任务,获得一些进阶玄灵的机会。

    此刻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之时,其他三人虽然不知几位老祖给了为首扈姓老者何种后手,但此刻三人心中所想,均是认为此刻已经到了该使用之时了。

    “好,老夫就祭出那一手段。不过只能出手一次,只要祭出,便不能收回,各位靠近老夫,君盛,你拿出传送符,老夫祭出,立即驱动传送符。如有偏差,我等也势必会陨落此地。”

    面对众人合围而至,为首扈姓老者没有丝毫的迟疑,立即同意了同伴提议,并传音三人道。

    对于老祖交给了何种后手,除去为首的扈姓老者,其他三人并不知。

    不过见到老者说的郑重,三人自是心中将警惕之心提高到了极处。

    “三位道友想要一枚令牌,当然没有问题,不过三位需要与我等四人联手,将身后七人击败才可。否则想来三位道友得到了令牌,也是无法摆脱那七人出*夺吧。”

    虽然扈姓老者已经答应祭出杀手锏,可其还是看视了一眼面前现身三人,然后毫无顾忌的手指急速而至的七名修士,口中点明道。

    这老者倒也是一名善于玩弄手段之人,仅是瞬间,便想到了应对手段。

    “道友想得倒也不错,不过我等必须先得到一枚令牌,然后我等再联手,将那七人战败,之后便各不亏欠,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三人不是菜鸟,其中一人微微一笑,立即便做出了决定。

    “哈哈哈,老匹夫还想故技重施吗?先前那两名修士不就是被你如此忽悠,然后让你四人得到了两枚令牌吗?如此无诚信之事,就是老夫四人都不肖去做,你却是毫无羞耻的一再如此呀。”

    身形激闪,黑山帮四人与另外三名修士也闪身到了现场,听到扈姓老者之言,为首的黑山帮老者哈哈一笑,直接讥讽道。

    “哼,老匹夫倒是会呈口舌之利,老夫这就将令牌拿出,交给三位道友,看你们还能得到什么?”扈姓老者冷哼一声,口中说着,手已经一抛而出,一团诡异浑黄荧光顿时出现在了当场。

    “走!”荧光闪烁之间,扈姓老者的呼喝也同时响彻而起。

    几乎与老者挥出浑黄荧光同时,一团五彩霞光猛然绽放绽放在了当场,将站立一起的扈姓老者四人整个笼罩在了当中。一阵空间波动展现,当场骤然消失不见了四人身影。

    “不好,传送符!”骤然见到五彩荧光乍现,在场十数名修士几乎同时惊呼出声。十数道攻击,在呼喝声中,几乎同时展现,向着当中站立的四名修士笼罩而去。

    众人清楚,传送符虽然可以瞬间将修士传送出,但其激发,终究会有一个过程。虽然时间极短,可在如此近距离下,要打断其传送,还是大有可能。

    可让众人陡然色变的是,就在传送波动一起之时,扈姓老者扔出的那团荧光猛然闪耀而起,一股很是恐怖的气息,猛然袭扰在了在场众人心头。

    道道攻击闪现,还未攻击到传送波动之时,已经被那团耀眼的荧光席卷进了其中。

    众人只感觉自己急速祭出的攻击,刚一触碰在那团很是诡异的浑黄光芒之上,本来与众人心神相连的道道攻击,陡然便被一股诡异的力道剥夺了过去。

    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道道攻击便与众人心神失去了联系。

    而众人只感觉一股恐怖的禁锢之力,猛然席卷到了众人身躯之上。天地元气几乎瞬间被禁锢,众人只感觉体内法力一滞,竟然丝毫也难以再祭出了。

    “不好!”众人心中刚刚涌现出这两个字,一股浑黄光芒便猛然席卷到了众人面前。

    黄光卷动之中,阵法之外的七名修士身躯,直接便没入到了其中。

    身在黄芒之中,七名通神后期、顶峰,猛然面色惊惧展露,脸色苍白之极。身躯剧烈挣扎,好像那黄光之中有什么可怖的存在,在极力啃食众人血肉一般。

    “轰!”一声轰鸣响彻,一道身影在黄光席卷到身躯瞬间,猛然身上爆炸出一股恐怖能量,一团灰光包裹之中,那道身影脱离黄芒而出。

    身形没有丝毫停滞,就此化为一道灰光,急速向着远处逃遁而去。

    如果此刻有人身在当场,定然会大为吃惊,因为此时突然自浑黄光芒之中脱离而出之人,却是那名只是通神后期之境的中年修士。

    “不好,法阵也难以抵御,我等速速离去。”法阵中三人心中震惊离去中年之时,掌控法阵的为首之人,猛然呼喝之声响起。

    没有丝毫迟疑,其已经身躯一闪,直接便向着阵法之外激射而去了。

    两声惊呼响起,紧跟在为首之人身后的两名通神顶峰修士,在法阵失去掌控瞬间,猛然被黄芒卷入到了其中。

    虽然知晓自己同伴被黄芒席卷,可是当先飞遁的修士,并未停身,一个闪动,便躲过了黄芒席卷,急速逃遁向了远方。

    “四位道友这是向哪里去呀?怎么这么巧又与秦某碰面了,交出两枚令牌,自毙生机,饶你等魂魄进入幽冥。”

    一团传送波动一起,使用传送符传送出一万多里的羌回族四人,刚刚自虚空中现出身形,一声淡然的话语之声,便自一侧方向之上响起。

    话声还未落下,秦凤鸣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啊,怎么是你。就算你追到我等,你难道还能将我四人如何不成?”定睛看视向秦凤鸣,见到只是他一人,扈姓老者顿时厉声呼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