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炼飞升录 虚眞

第四千四百四十九章 修葺下

www.hpcurve.com 百炼飞升录     “你竟然仅是看视一番符纹卷轴,就花费了三个月时间,看来你对防御灵纹没有多少天赋了。”堪堪将半丈范围的灵纹修复,正在闭目恢复自身法力的林姓老者听闻秦凤鸣之言,睁眼看视面前青年,口中沉声说道。

    在他看来,仅是看视一番灵纹,就算稍微体会一番,最多也不会花费了一个月之久。面前之人却是花费了三个月时间,这自然不会被他看好什么。

    秦凤鸣微微一笑,并未理会老者之言,而是将手中卷轴递还老者,然后接过老者递过的攻击符文卷轴。

    不再看林姓老者,就此沉下了心神,开始仔细看视。

    其实无论防御还是攻击符纹,卷轴之中的符纹术咒数量并不是很多,加在一起,也不过是四五百之数而已。

    并且那些符纹与仙界符纹有些相似,都是一些很是简单基础的符纹。

    只是相互融合之后符纹变得很是繁复玄奥,就算是符纹造诣不低之人,也难说就能短时能够参悟熟练。

    不过这些符纹,比起秦凤鸣曾经参悟过的真正仙界符纹,还是相去甚远。

    此刻,要只是以符纹造诣论,秦凤鸣就算没有达到道衍老祖的地步,也绝对已经有了道衍老祖符纹造诣的七八成。

    道衍老祖,可以说是灵界之中符纹一道造诣最最顶尖之人。而道衍老祖已经将他自身的符纹一道的全部心得都交给了秦凤鸣。

    加上秦凤鸣一路走来,所遇到参悟的众多仙界符纹,可以说就是此刻灵界的大乘存在,也难说就有秦凤鸣参悟的真正仙界符纹多。

    看到这飞舟符纹是一些改良过的仙界符纹,秦凤鸣心态很是放松下来。

    将手中卷轴上最后一道符纹熟悉,秦凤鸣将之合起,看视一眼刚刚将一处禁制符纹修复的林姓老者,开口道:“林前辈,晚辈已经看完了这卷符纹,下面晚辈可以着手修复了,不知晚辈从何处开始呢?”

    “什么?你是说你已经将这两卷飞鹰舟布置符纹都已经参悟透了?”

    收起卷轴的林姓老者,正想询问秦凤鸣打算参悟那种符纹,却听到了秦凤鸣如此言说,表情顿时惊怔在了当场。

    他身为阵法一道的顶尖存在,自然知晓这两卷卷轴之中符纹的玄奥,面前青年竟然短不到一年时间,仅是看视了一番符纹,就敢言说已经能够修复受损符纹了,这怎能不让其震惊。

    “嗯,这些符纹晚辈已经能够熟练操控了,晚辈看左侧船舷损伤不小,不如让晚辈尝试修复那处符纹可好?”秦凤鸣表情平静,很是镇定的如是道。

    此时,秦凤鸣心中也想及早修复好这飞舟。

    身在这弥望海深处,危险随时都可能出现。见识过那海狮兽群与那浑黄雾气的恐怖之后,秦凤鸣更是知晓了修士在这弥望海之中的渺小。

    就算是玄灵顶峰大能,陨落在弥望海之中也是非常稀疏平常之事。

    以他此时实力,在恐怖的弥望海之中,根本就没有分毫活命把握存在。修复好飞鹰舟,对秦凤鸣自身,绝对是最好的保护手段。

    “你能够修复受损符纹?也好,你就先修复一下这处受损符纹吧。”看视秦凤鸣,见到面前青年毫无异样的表情,林姓老者略是沉吟,沉声开口道。

    林姓老者手指所在,正是一处船头所在位置。

    那处所在的符纹略有损伤,并不是太过严重,不过那处灵纹有防御与攻击都有。看来其是打算检验秦凤鸣是否真的已经参悟了那些灵纹。

    秦凤鸣点点头,并未言说什么,身形一闪,便到了那处所在。

    下面发生的一幕,让存活了三四万年之久的林姓老者,着实惊呆了。

    只见青年站立到那船头所在,并未有多少停顿,仅是略微用神识探查了一下受损的符纹,便开始双手舞动,将一道道粗大符纹祭出,印实在坚硬难言的舟船实体之上。

    随着一团团青幽荧光激闪而现,只见一道道粗大如同灵蛇一般的禁制灵纹,竟然如同蛟龙入水一般,很是轻松的便进入到了那受损并不是多么的严重的船体禁制之中。

    道道符纹闪烁,重新印入的符纹融入之下,那受损的道道灵纹,始一接触那些融入的灵纹,便立即荧光闪耀,急速融合在了一起。

    看着如此超出其想象情形出现面前,就是已经修复过数次飞鹰舟的林姓老者,也不由的目瞪口呆在了当场。

    “你竟然如此急速便修复好了那数道受损灵纹,难道你以前就曾经见到这些禁制法阵,并早已熟悉了不成?”直到那受损的禁制符纹重新被完好激活,林涛才表情恢复,面现凝重之色的看视收手的秦凤鸣,口中沉声问道。

    面前这青年修士,修复这一处受损并不是多么严重的禁制符纹,仅仅花费了不足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虽然看似已经不短,可是林涛心中清楚,如果是他修复这一处禁制符纹,一个时辰,是绝对不够的。怕最短也得需要数个时辰甚至数日之久。

    并且修复过程,也绝对不会如面前青年一般,如此轻松就能够完成。

    这些灵纹,任何一道之中,都蕴含有极其磅礴的五行元气能量,要想将五行元气能量均衡的融入到符纹之中,那是需要极其精确的。

    哪怕有一丝失误,都会让人灵纹能量不稳。

    并且要将原有的灵纹与自己重新布置出的新灵纹融合,更是需要将两者所蕴含能量完美匹配才可。

    如此种种艰难之处,青年修士竟然好像驾轻就熟般的轻松完成,就是身为玄灵顶峰的林涛,都有种不真实之感存心。

    “林前辈,这些符纹,晚辈确实曾经见到过,故此施展起来,要轻松一些,消耗的自身法力与神魂能量也少一些。”秦凤鸣表情平静,没有迟疑的直接开口道。

    到了此时,他也只能如此回答,才能够让面前老者接受。

    “好,很好,有秦道友相助,想来修复完好这飞鹰舟,时间会大大缩减的。”林涛目光微闪,脸上似有欣喜之色显露的开口道。

    “前辈谬赞了,晚辈只是协助前辈,那些损毁严重的所在,还是需要前辈出手才可。”秦凤鸣不敢狂妄,恭敬的说道。

    时间慢慢过去,偌大的舟船之内,并没有其他修士再进入。

    无论是炼制法宝还是法阵,最忌打扰,有罗康与另外一名天鹰殿玄灵修士驻守在飞鹰舟之外,自然无人会触碰飞鹰舟的。

    七年后,一声欢喜之意蕴含的笑声突然响彻在了硕大的飞鹰舟之上:“哈哈哈,各位道友,飞鹰舟已经修复,可以再次起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