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炼飞升录 虚眞

第四千四百五十四章 轻松获胜

www.hpcurve.com 百炼飞升录     这名阴冷中年修士,方良倒也曾经留意过,其修为与他相同,都是通神后期之境。

    当初与之争斗之人,乃是一位通神顶峰修士。二人曾经争斗了两个时辰之久,才分出了胜负。不过这名中年虽然落败,可也没有显得多么仓惶。

    “王道友乃是居住在见龙谷数百年之人,他所待的一千五百二十号洞府,已经有三百年没有易主过了。这一次败在那位道友之手,看来那位道友实力比王道友还要强大。”

    “可能是王道友所习正好被对方所克,否则凭王道友手段,是不会落败的。要知道这数百年来,败落在王道友收下的顶峰修士,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

    “赵兄所言不错,凭王道友的手段,那间无人愿意居住的洞府,这一次应是王道友的了。不过凭王道友手段,去争夺那间洞府,实在有些掉价。”

    见到阴冷中年修士竟然出手争夺第三千号洞府,人群之中,顿时有相熟之人开始低声议论开来。

    众人所言,似乎对于王姓修士很是推崇。

    见到方良是一名年岁看上去仅有二十岁不到年纪之人,众人无不充满了不屑与讥笑之意,对方良大是看不起。

    然而就在数名知晓王姓修士战绩的通神修士言说之时,只见石台之上的雾气席卷,刚刚登上石台的王姓中年却是面露惊恐之色的急速而出了。

    此时的中年修士,已经没有了先前的从容。其表情惊恐,眼中神色显露着难以压制的畏惧后怕之意。

    “啊,王道友,你怎么如此快就出离了?难道是被那名青年击败的不成?”

    “不可能,在同等境界之下,凭王道友的手段,哪可能如此快就落败?”

    “王道友,到底发生何事,道友怎么如此快就出离比斗场?”

    见到王姓修士现身,场中惊呼之声顿时大起,一声声询问之声响起,将偌大的广场上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

    非是众人没有定力,而是这些说话之人,对于王姓修士的手段,可是知之甚详。

    当初众人更是亲眼见到这名王姓中年曾经与一名玄阶初期修士争斗过。

    那一番大战,端是恐怖之极,昏天黑地,遮天蔽日。

    虽然王姓修士最后落败,可是也绝对威震了见龙谷万千修士。

    此刻见到王姓修士仅是进入到了比斗场十数个呼吸工夫,便如此表情的出离,怎么能够不让众人心中惊诧。

    众人话语刚刚说完,方良的身形也出现在了石台边缘石阶之上。

    看着青年修士一副风淡云轻模样,正在开口言说的众人,均都为之一滞,没有一人再开口说话。

    “道友,可以安排其他修士与方某比斗了。”方良直接来到主持比斗修士近前,将手中令牌递出,口中说道。

    看着方良一副好像根本就没有损耗什么法力的神情,主持比试的修士表情也是显露出了不解之色。

    “好,下一位,明道友可以同方道友进入比试了。”看视手中玉简,主持比试的修士开口说道。

    随着他的话语,立即便有一名通神顶峰的老者走出,将手中的令牌交给了主持比试的修士。

    这名老者看视方良一眼,眼中显露疑惑之色,眉头微微皱起。

    明显这名老者也听到了那几名修士的言语,对于方良,心中也已经有了十分谨慎之意。

    在他看来,如果众人言说的那王姓修士真的如此厉害,那其如此快落败,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面前这名青年修士施展了什么偷袭手段。

    在广袤的区域,只要他小心谨慎下,定然不会再让对方偷袭。

    在场的众人,均都是通神之境,这名老者心中能够想到的,其他修士当然也都能够想到。

    看到明姓老者与众人眼中闪现出的恍然之色,那名王姓修士表情阴沉之下,眼中一缕不易觉察的冷笑之意一闪即逝。

    他是亲身经历过那青年修士手段之人,知道那青年的手段恐怖。

    如果是在不限定修为境界的情形下,他还有几分把握能够战胜对方。可是在那修为境界大受压制,他能够施展的手段威力大肆折扣情况之下,要想抵御下对方的那阴魂自爆攻击,没有一丝可能。

    如不是对方并没有打算将他彻底灭杀,他定然不可能出离得了那须弥空间。

    就在众人认为那名明姓老者在谨慎下,会与那名青年修士争斗许久之时,一团雾气猛然涌动,石阶之上,那名刚刚进入石台的老者,面色惊恐的重新急速飞奔出了雾气笼罩的石台。

    老者虽然身上看不出任何损伤,可其双目之中闪现着惊恐畏惧之意。

    看到老者如此快便自比斗空间出离,众通神修士,无人再言说什么。

    众人心中清楚,那看上去不足二十岁的青年修士,手段定然逆天,非是同阶修士能够与之争斗。

    “道友,还剩两人,那洞府就归方某所有了,不如这样,请下面两名道友一同进入,方某一并接下如何?”人影一闪,方良重新出现在了石台边缘,再次闪动,便到了主持比试的通神修士面前,道。

    此刻,再也没有修士轻视方良。

    能够盏茶时间不到,就战胜两名实力不凡的同阶修士,再要言说青年修士是靠什么偷袭获胜的,那已经无人相信。

    “道友确信让两名道友一同进入比斗吗?”看着方良平静表情,主持比斗的修士眼中闪现困惑之色的道。

    “嗯,不错,秦某想尽快得到洞府。不过方某有言在先,方某与一人对战,还能出手把握好,如果一同对付两人,到时怕是要会有失手,到时怕是会有人陨落在比斗场之中。”

    方良表情平静的看视一眼那十数名打算与他争夺洞府的修士,眼中似有一股冰冷之意一闪消失。

    转头看视向主持比斗的修士,口中却是说出了如此一番言语。

    听到方良如此言说,已经与他交手过一番的王姓中年与明姓老者,表情均是一变,脸上显露出了一丝庆幸之意。

    他们二人心中明白,这青年修士所言,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以那青年的手段,确实有斩杀二人的手段在身。

    “哪位道友想挑战方道友,请自行上前来就好。”主持修士听闻,目光虽然凝重之色显露,可还是依着方良之言,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