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炼飞升录 虚眞

第四千四百七十一章 攻击现上

www.hpcurve.com 百炼飞升录     站立在山洞入口,秦凤鸣仅是刚刚看视向广大的山洞之内,一声惊呼,便自他口中不由的喊出了。

    只见远处高大石台之上,一根石柱顶端处,此刻正有一块婴儿头颅大小,闪现着深邃幽光的奇异材料在青幽光罩之内悬浮不动。

    青幽光罩荧光闪烁,一道道冰寒的冷风携带着磅礴的阴气能量从山洞四周密密麻麻的洞道之中席卷而出,在广大的山洞之中疾刮而过。一种很是奇异又毫无规律可言的波动,在广大的山洞之中随着阴风卷动,也在山洞之中席卷飘荡不已。

    石柱顶端的那团青幽荧光如同星辰般不断闪耀,石台之上,一缕缕难明波动如同一道道无形的丝线,在飘荡之中,与那团青幽荧光不断触碰。

    秦凤鸣眼中蓝芒闪烁,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一缕缕的奇异丝线只要与那青幽荧光稍微粘连,那道诡异波动便立即向着那团荧光罩壁没入而去。

    顷刻间,便会整条消失不见。

    停身在秦凤鸣身旁的龙魂兽,此刻虽然在秦凤鸣的制约下停下了身躯,可是其浑身毛发闪现荧光,双目之中也是精芒闪烁,身躯在洞口不断的转动,显得非常的兴奋。

    看视立柱之上的那块玄奇材料,秦凤鸣双目之中的目光炙热显露。

    虚域石,对他而言,绝对比任何物品都要重要。就算此刻让他拿极为依仗的神皇玺仿制灵宝兑换,他也会毫不迟疑的答应。

    神皇玺仿制灵宝他还可以炼制,可是这虚域石,他是无论如何也炼制不出的。

    就算他此刻有足够的材料,也有炼制之法在手,一切条件也都满足,他也是无法真正炼制出虚域石的。

    无他,仅是炼制成功后,需要在此种环境之中淬炼数千甚至数万年,就不是秦凤鸣能够做到的。

    面前这一块奇异之物,秦凤鸣虽然看到了,可是却感应不到其气息分毫。

    如果不是有龙魂兽指引带路,想来就是他从这一巨大山洞边缘的那些洞道之中绕过,想来也不会知晓这里竟然存有虚域石。

    秦凤鸣没有见到过虚域石,对于虚域石的介绍也是知之甚少。他之所以确信那一块悬浮罩壁之中的奇异材料就是虚域石,也是因为身旁的这一只小兽。

    龙魂兽对于阴寒属性的材料极为敏感,尤其是越是阴寒气息浓稠的物品。

    而这一次,龙魂兽的欢悦之情,更是比以往强烈了很多,因为其中包含有只有遇到空间气息浓烈之时才会有的情绪存在。

    龙魂兽对于空间气息感应灵敏,虽然那块材料被罩壁笼罩,里面的气息不显,可是对于那块材料之中的空间气息,龙魂兽明显还是感应到了。

    如果此时秦凤鸣还不能判断出那块材料是何物,那就太过说不过去了。

    将龙魂兽收起,秦凤鸣身形慢慢向着广大的山洞之内踏去。

    这一处的山洞,就面积广大而论,与他所经历过的数十处巨大山洞似乎也没有太过的不同。不过山洞之内所存在的能量气息,比其他所在有所不同。

    至少其他山洞之中没有显露出那种很是诡异的透明丝线一般的物质存在。

    这一地下洞穴,名为九曲万脉之地,此种看似毫无规律的地下洞穴,秦凤鸣虽然不知如何布置,是否有专门阵法布置之法,但有一点他此刻心中已经明白,这看似星罗棋布,毫无规律的洞道,定然是有着极为精细的规则存在的。

    秦凤鸣此刻可以确信,这万千洞道的布置走向,一定暗含数量繁多的各种奇异符纹纹理。

    将一块广大的地下,按照可以产生某种奇异功效的众多符纹的纹理,开凿成密密麻麻的洞道。如此难以想象的手段想法,就算是此刻秦凤鸣亲眼见到,也感觉太过难以置信。

    如此浩大工程,要做到洞道以符纹脉络严丝合缝,那其对符纹的造诣以及整个地下空间中洞道走向,要做到何种熟悉与记忆,秦凤鸣想想就头大。

    他此刻可以确信,如此一处所在,灵界之中定然还存有不少。并且已经被众多大能苦苦搜寻过。

    那些如此洞道之地,应该就是那位韶华老怪或是其他大能曾经尝试炼制虚域石,最后却是功亏于溃的地下洞道。

    心中越是想,秦凤鸣越加对那位韶华老怪前辈充满敬佩之情。

    他也算是一位心思缜密,意志坚毅之人,可是秦凤鸣心中确信,就算他有布置这处九曲万脉之地的布置之法在手,他也完成不了如此恐怖浩瀚的工程。

    那不仅需要强大的实力,更是需要漫长的时间,坚毅的心智。

    仅是布置这地下洞道,怕是比他修仙年龄,都要长上很多。

    收起小兽,身体进入广大山洞,感应着一股股冰寒冷风如同一道道锋利刀刃席卷而过,秦凤鸣眉头也不由的皱起。

    如不是他自身防御惊人,又有仙魔甲护身,怕是刚刚一踏入山洞,他肉身便会被那一道道看似无形,但却锋利异常的股股寒风切割的血肉模糊了。

    身形闪动,秦凤鸣直接便到了高大石台近前。

    小心之下,他并未直接踏入石台,而是悬浮在石台两百丈外,仔细的打量着这一看上去没有丝毫禁制波动的石台。

    足足站立盏茶之久,一道剑气随手激射而出,向着石台边缘所在击斩而去。

    随着一团耀眼银芒闪耀而起,一声轰鸣之声,突然轰响在了空旷的山洞之内。

    光芒闪耀,本来空空的广大石台之上,突然一道道恐怖磅礴的禁制能量汹涌而出,如同一道道粗大蟒蛇游走激射,瞬间,一个巨大的法阵便出现在了整个石台之上,将石台包裹在了当中。

    “嗤!”一声轻响声中,一道银色闪电猛然自乍然闪烁而起的荧光之中激射而出,顷刻便到了秦凤鸣面前。

    电闪激射,所显露的能量波动并不巨大,可是其激射而过,后面留下了一道森黑的缝隙。

    冰寒的气息自空间裂缝之中喷涌而出,四周顿时为之一寒,让正在山洞之中席卷的道道阴风变得更加犀利了几分。

    “果然不错,这石台之上蕴含有强大禁制。”

    电闪激射之中,一声平静的话语响起在了当场。刺啦声中,那道恐怖的电闪便自秦凤鸣身躯之上激射而过了。

    可是电闪闪烁,秦凤鸣身躯猛然如同烟雾一般,被电闪自胸前一击而过,就此化为了点点星芒,消散在了当场。

    波动一起,秦凤鸣身躯从十数丈远处重新显现出了。

    似乎他早就料到了石台有禁制布置,且有攻击展现一般。

    “快躲!身后百丈,有波动展现。”就在秦凤鸣刚刚躲过石台法阵祭出的一道攻击,打算平心静气好好研究一番面前禁制之时,突然一声急促传音,进入到了他的耳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