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炼飞升录 虚眞

第四千四百七十七章 击杀

www.hpcurve.com 百炼飞升录     到了此刻,秦凤鸣已经对那名史姓老者的隐匿神通有了一些了解。

    那神通惊人不假,可是其并非具有多么恐怖的防御力。其唯一强大的功效,就是能够让外面的能量冲击不将其隐匿破除。

    但那恐怖的能量冲击,依旧会作用在他的身躯之上。

    此点,已经从先前的攻击之中有所显现。如果其隐匿神通防御力强大,先前魂雷珠的攻击,就足可将之抵御了。

    而这一次被阴魂本源自爆包裹,其依旧施展出此种隐匿神通,想来最主要目的,也只是防备秦凤鸣二人发现其具体位置,再祭出何种恐怖攻击而已。

    不过神魂能量冲击,明显比五行元力能量对其隐匿神通的克制要强烈一些。

    在霎魅仙子二人攻击下未曾显露出行迹的史姓老者,这一次并未再如他愿。虽然依旧在神魂能量冲击下显得很是虚幻,如果不注意,根本就难以觉察到他的隐匿。可在方良提醒下,秦凤鸣还是很快寻到了一团淡淡的雾团。

    一见此景,秦凤鸣哪里还会迟疑。趁他病,要他命,是最为恒古久存的真理。

    不等山洞之中磅礴的神魂能量冲击彻底消退,秦凤鸣已经身形闪烁,直接便进入到了山洞。

    攻击出手,其也并未就此住手。而是双手挥出,顿时两具高大身影陡然出现,身形晃动间,也各自做好了争斗准备。

    于此同时,体内法力一动,一声魔音陡然响起,一股磅礴的苍茫气息弥漫而出,一个高大,比身旁的大憨二憨身材还要高大数倍的身形陡然出现在了当场。

    巨大身形晃动,一柄巨斧陡然而现,被高大身影一把抓在了手中。

    高大身影背脊之上的两只虚幻手臂也是舞动,顿时一股浓稠的磅礴能量聚拢在了其双手之间。

    短短时间之内,秦凤鸣便祭出了攻击,并释放出了傀儡,并在同时激发了蚩尤真魔决,幻化出了法身。

    “小辈,你竟然习有法身神通?还有玄阶傀儡相助?就算如此,你也休想活命。”就在秦凤鸣陡然出现在山洞之中,祭出十几道硕大剑刃同时,一声暴喝之声,也陡然响起在了山洞之中。

    声音充满了愤恨,又有惊怒之意。

    声音刚刚响起,一只巨大掌印,陡然飞出,迎着一道道巨大剑刃拍击而至。

    一柄柄二三十丈的巨大五彩剑刃,接二连三的劈斩在十数丈巨大的掌印之上。轰鸣响彻之中,比那掌印明显巨大很多的五彩剑刃,竟然如同冰刃劈斩在了一块巨大坚石之上,虽然劈斩下来一些碎石,但己身也纷纷砰鸣碎裂了开来。

    在恐怖神魂能量袭扰之下,那史姓老者竟然还能祭出如此恐怖的攻击,让秦凤鸣心头急震不已。

    双目圆睁之下,其双手紧握的巨大斧刃,也急速挥舞而出。

    十几道巨大剑刃接连轰击之下,那巨大的掌印,也终是被生生消耗了小半。

    三道破空声急促响起,恐怖的苍茫气息弥漫而出,巨大斧刃,紧随在十几道五彩剑刃之后随即而至。

    迫人冰寒气息乍然展现,砰鸣响彻之中,巨大掌印,在触碰在第一道斧刃时,便立即轰然碎裂了。

    剩余两道斧刃呼啸,直接便向着前方飘荡的雾气而去。

    “爆!”不等巨大斧刃触碰在那团淡薄的雾气团之上,一声沉闷的咒言之声猛然响起在了山洞之中。

    “你竟然还有那恐怖的自爆雷珠!”爆字刚一出口,魂雷珠刚刚显露出恐怖的能量波动,雾气之中老者的惊恐呼喊之声,也随即响起了。

    秦凤鸣可不理会那老者呼喊,体内神魂能量激涌,神念之力喷涌而现,直接便激发了那颗伴随清焛剑气而出的魂雷珠。

    轰鸣响彻,磅礴的神魂净化之力顿时便包裹在了那团灰白雾团之上。

    魂雷珠的爆炸能量席卷,恐怖的罡风冲击再次展现。

    站立在山洞之中的秦凤鸣,这一次并未退避,而是浑身阴雾陡然而现,将大憨二憨笼罩在了当中。

    他不确信这一次魂雷珠爆炸,能否将那老者彻底击杀。

    如果不能,那他势必要全力出手,将这名对他威胁不小的玄阶后期存在彻底灭杀。

    如果错过了这一次,那对他以后,绝对是一件危险之事。

    时刻被一名可以遮蔽自行气息的强大存在惦记,别说是秦凤鸣,就是换做是一名玄阶顶峰存在,也势必会如鲠在喉,难受非常。

    这名老者经受一再偷袭,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之际,如此境况下都不能将之彻底斩杀,秦凤鸣自己都不会相信。

    秦凤鸣此刻距离魂雷珠爆炸中心足有千丈之远,魂雷珠虽然恐怖,可是在秦凤鸣鬼噬阴雾笼罩之下,爆炸威能并不会对其造成什么威胁。

    “老匹夫果然未曾陨落!”随着爆炸威能削弱,秦凤鸣双目之中的蓝芒闪烁,突然一声惊呼自其口中惊呼出声。

    不待爆炸威能消失,随着他自己的话语出口,已经神念催发而出,三道高大身影,猛然激射而出,向着远处刚刚显露出身形,正向一处洞道而去的身形而去。

    在恐怖的净化能量冲击之下,无论是秦凤鸣,还是那突然现出身形的老者,都难以发挥出自己的遁术神通。

    数道身影,在磅礴激荡,往返冲击的磅礴能量之中好像是浩瀚汹涌的海浪中的扁舟,虽然乘风破浪,但也被巨浪冲击的摇摆不已。

    数道小山般的巨大掌印,随在十几道同样巨大的锋利斧刃之后,向着前方一处洞道入口笼罩而去。

    秦凤鸣计算清楚,如果那老者不停滞身形,他在进入到那洞道之时,也势必会与二三十道攻击相遇在一起。

    他只要停身,更加磅礴的攻击便会随即而至。

    不管停与不停,秦凤鸣的攻击,势必会重新将之卷入到其中。

    老者身形包裹在一团青色光团之中,身形激闪,向着最近的那处洞道入口而去。

    面对道道强大攻击,老者似乎根本就不曾理会。

    老者身形刚刚抵达洞道入口,还未能够进入到洞道之中时,秦凤鸣的斧刃与巨掌攻击也已经抵达。没有丝毫意外,第一道斧刃被劈斩在了青色光团之上。

    轰轰响彻之声随即响起,一道道斧刃与巨大掌印顷刻便倾泻在了那青色光团之上。

    青芒闪烁,道道攻击,竟然丝毫声响也无,便消散在了青色光团之上。

    只是那青色光团,在道道攻击下,也顿时变得淡薄起来,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其中。

    随着斧刃与巨掌攻击小心,一道高大石像身影,也随即出现在了那淡薄光团包裹的身影近前。

    没有丝毫的迟疑,高大石像,直接便巨掌挥出,抓向了那团明显威能大减的青色光团。血光迸溅,一声惨呼,猛然响彻在了轰鸣响彻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