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炼飞升录 虚眞

第四千四百八十章 阵破

www.hpcurve.com 百炼飞升录     秦凤鸣一向思虑缜密,在方案确定之时,自然先将二人的安危放在了首位。

    那石台禁制有攻击之能,且能够依据攻击方向寻到出手修士。如此之下,他自然要让方良先躲避远离。

    他没有见到方良测试法阵,故此如此安排,在他看来最为合适。

    方良点点头,并未言说什么。虽然他已经用神魂能量攻击过法阵,当时没有见到攻击展现,可是他也不敢确信,真的如此做了,那禁制是否会有异样表现。

    他不能与秦凤鸣相比,他如果肉身损毁了,那他精魂也势必要灭亡。

    提早闪避远离,对方良自身而言,是最有效保障。

    秦凤鸣说完,身形一闪,便到了石台一侧千丈远处,手一挥而出,高大的石像傀儡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大憨虽然是傀儡,可是经过秦凤鸣祭炼,其灵性已经很高。

    就是比起当初在那地下宫殿之时,还要极具灵性。正因为其不像其他傀儡一般需要依靠修士神念操控行动攻击,秦凤鸣这才给其起了一个名字。

    大憨站立在秦凤鸣身前,浑身气息弥漫,两只巨大手掌之中,紧握的是秦凤鸣先前刻录完好的血盅石。

    “道友可以动手了。”一切准备就绪,秦凤鸣冲一侧的方良淡然开口道。

    听到秦凤鸣之言,方良没有迟疑,手在头顶之上的巨大万魂塔一点,顿时一团阴雾喷涌而出,一声声凄厉的鬼嚎之声响彻其中。

    方良双手掐诀,一道道咒诀急速而现,纷纷融入到了刚现的阴雾之中。

    阴雾之中的哭嚎之声,随着咒诀的没入,变得更加的凄厉起来。

    声音凄厉,可是随着时间流失,那声音却是慢慢减小。

    盏茶时间后,偌大的阴雾之内,已经不再有哭嚎之声传出。

    阴魂身具阴气能量,刚才所现的情形,让方良也明白,那禁制虽然对阴魂感应不是那么强烈,可是其依旧有所察觉。

    既然如此,他便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阴魂体内的本源能量生生剥离出来。然后在将那些本源能量置于石台之上自爆掉。

    这样一来,爆炸威力势必会削弱一些,可是爆炸能量的精纯,远不是阴魂自爆可比。

    陡然见到一团团极具能量的魂团激射而出,悬浮到了石台之上,秦凤鸣立即便有所觉,信念急转下,顷刻便知晓了那团团能量是何物。

    心中震惊之余,对于方良针对阴魂鬼物的手段,也是佩服无比。

    凭秦凤鸣之能,自然也能将阴魂体内的本源与其阴魂身躯剥离,可是需要施展繁琐的手段才可,远不如方良动作从容。

    “道友,动手!”见到方良仅有用了一息时间便将阴魂本源驱到石台之上,秦凤鸣并未再等候时间到了,立即开口道。

    随着他话语出口,一阵沉闷的轰鸣,猛然自石台之上响起,一股淡青色的荧光,乍然闪耀而现,一股难以言说的神魂能量顿时爆炸了开来,能量冲击如巨浪狂涛般,陡然向着石台四周冲击而去。

    一团灰白荧光在神魂本源自爆瞬间,猛然自石台之上闪烁而现,一阵嗡鸣之声,在沉闷的轰鸣声中,也自响彻而起,两股不同属性的能量,顿时在石台之上交织在了一起……

    站立在千丈之外,秦凤鸣面色阴沉之极,双目凝重,其双手之中,一根闪现碧绿幽光的紫红之色的巨大骸骨舞动不止。

    骸骨硕大,足有一两丈之巨,其本体明明是紫红之色,可是散发出的荧光却是碧绿颜色。一股恐怖的诡异气息弥漫,将汹涌而至的神魂爆炸冲击能量生生迫离了开去。

    这一骸骨,正是那一根秦凤鸣用特殊手法祭炼过的大乘天龙的骸骨。

    当初他在黑暗海域,就是凭借这一骸骨护卫己身,没有陨落在数十阴魂本源自爆之中的。

    龙骨舞动,身周顿时充斥满了厚重之极的挤压之力,恐怖的神魂能量冲击虽然如同潮水汹涌,可触碰在龙骨所释放的奇异气息之上,立即便大肆削弱起来。

    百十具阴魂本源自爆,比先前数百具自爆明显要小了很多。

    秦凤鸣目光犀利闪烁,猛然一声暴喝,其身前的高大石像陡然激射而去,在狂涛汹涌的神魂能量席卷之中,直奔石台而去。

    虽然有恐怖的神魂能量激荡,可秦凤鸣还是清晰感应到,那石台之上的禁制,确实与他所料一般,正在被磅礴的神魂能量冲击大肆压制。

    到了此时,他自然不能退缩,神念一催灵智不低的大憨,就此让其直奔石台而去。与之一同离去,还有那根龙骨。

    要论肉身坚韧,秦凤鸣自认不输于石像,可是那也是他施展出化宝鬼炼诀的情形下。要仅是论本体强大,他还是与石像有所不如。

    故此秦凤鸣也不敢真的就以身犯险,故此选取了让石像傀儡前去一试。

    石像身前巨大龙骨舞动,身形在浩瀚的神魂能量冲击之中如同一叶扁舟,在风雨飘摇之中艰难前行。

    千丈距离,足足花去了三息之久。

    此刻石台之上,狂暴的神魂能量也是最为狂暴之处,嗡鸣响彻之中,淡青色的神魂冲击与灰白之色禁制能量交织,发出一阵瘆人的嘶鸣之声。

    没有出乎秦凤鸣意料的是,石台禁制虽然依旧被激发,并作出了反应,可是其并未完全发挥出其功效,只是一层银芒闪烁在石台之上,并没有形成护卫石台的巨大罩壁。

    一道道看似无力的银色电弧闪耀,与先前的犀利攻击已经大肆不同。

    高大的石柱依旧耸立,可是上面那团荧光,此刻在神魂能量席卷之中,已经变得飘摇闪烁不止起来。

    石像始一接近道石台,其身前舞动龙骨并未停歇,但其双手之中紧握的十数块血红材料,已经激射而出,直接便向着那根石柱而去。

    轰鸣响彻之中,十二块血红血盅石,在石柱四周爆炸了开来。红光乍现,一道道玄奥的符纹,陡然而现,席卷之下,便将石柱整个包裹在了当中。

    一股比刚才阴魂本源自爆,还要强大两分的神魂爆炸能量,陡然展现,赤红光芒席卷之中,一声恐怖的脆响,陡然响彻而起。

    一团青幽光芒包裹之中的物体,在急促的嗡鸣声中,陡然闪动挣扎而出,极力跳动间,便想冲出包裹其的一片血红光芒。

    红光激闪,道道符纹激闪,好像要将那团青幽光团整个包裹在其中。

    “果然未出秦某意料,那虚域石竟然有自行遁走之能。”猛然见到石台之上发生情形,站立远处,正在拼力抵御神魂能量冲击的秦凤鸣口中惊喜呼喊出声。

    话语刚刚落下,一声急促的破空之声,陡然响起,一道青幽光芒激闪而现,自石台之上一飞而出,向着一处洞道直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