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炼飞升录 虚眞

第四千五百一十一章 答应

www.hpcurve.com 百炼飞升录     “哼,前去探查一番那禁制你以为就能破除了。如果如此简单,哪里用的着我等如此耗费心神。”就在秦凤鸣刚刚答应之时,一声冷哼,自溧阳真人口中发出,一句冷语也随即响起。

    这名大乘分身,自从见到秦凤鸣,便表现的很是高冷。

    虽然秦凤鸣刚才显露的一手符纹手段不凡,可在此名大乘分身看来,这点手段,还并未完全放在其眼中。

    “小家伙,我等寻你来,只是想让你在一些材料之上刻录一些符纹禁制,你以为我等会将赌注完全压在你的法阵造诣之上?”一声阴冷的话语紧随在溧阳真人话语后,也随即说出。

    说话之人,正是郁长天。

    先前秦凤鸣以下犯上的出手攻击,虽然他知晓对方的攻击不会对他造成丝毫损伤,可其心中也是不爽之极。

    凭他玄灵后期本性,如果换在其他场合,他早就出手将这以下犯上小辈灭杀了。只是此刻他可不敢出手。

    虽然是在临身洞府之中,可是此地的洞府禁制,有监视功效,如果他真动了杀机,这禁制是否被激发,他也不敢确信。

    刚才二人的一击,不过只是调动了能量,根本没有丝毫杀机显现。

    而此点,身为阵法大师的秦凤鸣当然有所判断。而这,也正是他胆敢面对这几名玄灵大能,而依旧敢挥出一记符纹能量的原因。

    自从秦凤鸣进入到这临时洞府,那位玄灵顶峰的乾岚界域大能张世河便没有开口说一句。虽然介绍时只是冲他点了点头,可是秦凤鸣看得出,这名老者对他并没有什么恶意。

    而除去这老者与林涛,还有同阶修士温良甫,其他三名大能,好像对他都有些不友好。

    秋天舒虽然没有言说什 么刻薄之语,但其也并未真就非常看重秦凤鸣。

    此时听到郁长天言说,秦凤鸣也知晓了这几名大能的想法。那就是打算用蛮力破除那一禁制。

    而精通机关之术的温良甫,想来也是让其来炼制某种强大机关之物的。

    如果真是如此,秦凤鸣可是不会答应。他想亲自去见识一番那处禁制,以期能够从中获得一些机缘。

    “林前辈,如果那处禁制真的是一须弥类的禁制,想来就算不是归元禁,却也不是用蛮力能够将之破除的。以前辈看,那禁制真的能够仅凭一些强大破阵器具,就能够将之破除的吗?”

    秦凤鸣没有回答郁长天与溧阳真人的言语,而是略微思虑,看视向林涛道。

    这几名大能,要论阵法符纹造诣,想来只有林涛有发言权。其他人就算再有见识,也是不可能将那禁制虚实看出什么的。

    “小友所言,倒也很有道理。那禁制须臾缥缈,应该是一须弥类的攻击法阵。如果凭借蛮力,怕是需要大乘实力才有可能破除。就算我等炼制出足够多的破阵之物,能够有几分可能破除那禁制,也是难说。”

    林涛身为玄灵之境的阵法大家,他心中也是没有把握。

    虽然众人协商,用一些珍贵的炼制法阵的材料,容纳大量强大符纹,加上一些强大的机关类宝物,可能有几分将那禁制破除。可是到底是否能够成功,几名玄灵大能是无人知晓的。

    “不瞒林前辈,刚才前辈所言的那一禁制,从那些细节,晚辈好像在一卷古老典籍之中见到过一种法阵与前辈所言的法阵有几分相似。如果真的是那种禁制,按照那卷轴上的手段,说不定能够尝试一番。”

    “什么?小家伙是说你见到过那种禁制?”秦凤鸣话语说出,让在场众人均都为之神情一滞,郁长天更是惊声疾呼出声道。

    他出身佟冥界域修士,行事乖张阴邪,可是上一次陨落在那禁制之中的修士,是同样出身佟冥界域的一位相交两万年的好友。

    修士虽然自私自利,可是还是会有几名至交好友的,无他,修士要想渡劫,如果没有相交之人守卫,对任何渡劫之人都是一件危险之事。

    就算是大乘存在,一般也会相交一两位好友,以作关键之时相请帮手。

    损失了那位好友,让郁长天心中很是伤心。能够破除那法阵,也不仅仅是为了进入通道之中获得珍惜之物,以慰好友的亡灵,也是他心中所想。

    “嗯,如果真的如林前辈所描述,晚辈有几分确信,那禁制应该与晚辈所见过的一种禁制有些渊源。不过不前去看视一番,晚辈也不敢十足把握。”

    到了此时,秦凤鸣自然不会再退缩什么,十分笃定的回道。

    身为阵法大师,法阵对他的吸引本就极大。就算是明知破除不了且极其危险,一般身为阵法大师之人也会亲身感触一番的。

    更别说那一法阵,说不定还是他早就想遇到的法阵了。

    “几位道友,秦小友所言,各位已经听到,不知几位有何意见?”冲秦凤鸣点点头,林涛看视向其他四名玄灵大能道。

    那处所在是他们一同见到的,当时已经签订了契约,故此要征求众人意见。

    “如果真如秦道友所言,他曾经在典籍之中见到过那法阵,就算是同种法阵,也是可以尝试一下破解之法的。”这一次秋天舒却没有阻拦,而是表现出了支持态度。

    “那就让这位小友亲自去看视一番吧。”不等郁长天与溧阳真人开口,一直没有说话的玄灵顶峰的张世河却是开口道。

    张姓老者开口,本来还想答言的郁长天神色一顿,没有再开口。

    “让其参加不无不可,不过如果没有出什么力,那其将没有资格分配里面所得物品。”看视秦凤鸣,溧阳真人表情阴沉的开口道。

    他们冒着陨落之险寻到的那处所在,自然不会轻易就将其中珍惜之物让他人分享。

    “前辈尽可放心,如果晚辈没有破除那禁制,而前辈们却用蛮力将之破除了,晚辈是不会进入其中的。里面的物品,自然也不会染指分毫的。”

    秦凤鸣微微一笑,接口溧阳真人之言开口道。

    他志不在那里面的物品,只要他能够见到那法阵,他便心满意足了。至于里面的物品,他也不想染指。

    与几名玄灵后期大能争抢宝物,他还没有如此不智。

    “哈哈哈,好,就按各位道友所言,让秦小友去参悟一番那禁制。不过我等既定之事,也不能就此夭折,秦小友,老夫这一次请小友前来,是想让小友出手,将一些攻击符纹刻录在一些可以储能的材料之上。虽然小友答应前去,可此事还是需要小友完成的。”